打印

[母子] 【复仇奸魔之失踪的美腿妈妈】(1-2)(2017.10.16更新)作者:糠孵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30

【复仇奸魔之失踪的美腿妈妈】(1-2)(2017.10.16更新)作者:糠孵

作者:糠孵
字数:6000


  带著罪犯快递到家里的包裹,张叔叔开著警车呼啸著带著我回到刑警大队。
在安抚了我一下之后,他拿著证物,召集了专案组的同事,瞪著充满血丝的眼睛,
喘著粗气一头扎进走道尽头的会议室,我则和之前一样被李阿姨询问了一些诸如
是什么时候,由谁把包裹送来的啊等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之后,被带到了外面的
休息室。

  「姓马的,你他妈的能不能说句话!」,张叔叔猛拍著桌子,咆哮的声音隔
著好几个房间之外的墙壁传了进来。李阿姨好像也被张叔叔的失态吓了一跳,默
默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对我说,「小凯,你放心,我们会很快找到你妈妈的,
你先坐一下,一会吃了饭我再送你回去吧。」看著我闷著头咬著嘴唇不说话,李
阿姨怜爱的摸了摸我的头,起身去给我倒水,还不忘另外一位阿姨交代道,「一
会给小凯也买个饭盒啊。」

  姓马的应该是说马副局长吧,如果不是因为他力排众议让妈妈参加这次诱捕
王仁的行动,妈妈这个时候应该在学校里继续给学生们上课,或者在家里给我监
督我功课、照顾我的生活起居吧。但是现在,她已经快一个月没有音信了,想到
这里,原本心如死灰以为不会再流泪的我,眼泪一下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悄
悄走到会议室门口,里面气氛很紧张,里面的警察叔叔们就这样沉默著,谁也不
敢先出声说话,张叔叔这时骂了一阵也累了,正喘著粗气坐下,掏出一支香烟猛
吸。「著什么急,著急有用吗,来,我们继续分析案情……」马副局长可能有些
心虚,有点不敢看张叔叔,等他不说话了之后才搭腔。后面的内容我也听不太懂,
什么为什么要把受害人被伤害的照片邮给家人,什么对警方的挑衅,什么以疑犯
的性格分析,什么什么哪里藏匿的可能性比较大……

  看著几辆警车再一次呼啸著警笛而去,我带著失望之极的心情我又一次从回
到了家,按张叔叔的叮嘱,我仔细检查了一下门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妈妈卧
室的床上放著一叠妈妈刚收下来叠好的贴身衣物,我拿著妈妈的一件外套,捧著
靠在脸庞,深深地吸了一口,觉得那股绵绵的香气一直从鼻端冲到脑中再滑到心
尖慢慢落到心底在那里沉淀。手掌慢慢地抚过衣物,把它贴近胸口,心跳好像有
一种踏实的感觉,柔软温馨的感觉,好像妈妈就在我身边。感受著妈妈这种熟悉
的感觉,似乎在记忆最深处的角落里有这份感觉,好像自己又回到了妈妈的怀里,
听著她的心跳,哄著自己进入梦乡。

  我用被子蒙著自己的头流著眼泪,我的眼睛已经哭肿了,我好想妈妈,我好
想妈妈平安无事的回来,如果可以回到以前的生活,我甚至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爸爸还在非洲草原深处,那里没有卫星电话,他单位的同事还在继续联系他。

  张叔叔要我过去暂时跟他一起住,可我不,我要留著家里等妈妈。他拗不过
我,只有时不时来看我,我敏锐感觉到他最近也是吃没吃好,睡没睡好,不知道
多久没洗澡了,浑身烟味,满脸疲惫之色。我这时感觉真的好无助,我不知道怎
么办,明明身边有那么多人,却感觉像是在荒芜人烟的荒野。

  「还好,照片里的妈妈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至少妈妈生命还没有受到威胁。」
这是张叔叔安慰我的话,我也这样安慰著自己。我开始胡思乱想,王仁他们显然
对妈妈的身体充满兴趣,在监狱这些年,他们应该都没接触过女人吧,都是靠打
飞机过来的吧,希望他们早点落网,我为妈妈的现状极度担心,但今天看了照片,
竟然也有了一丝放心。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份放心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

  我心里好像憋著一口气,特别难受,感受著妈妈衣物带来的熟悉感觉,我把
今天下午偷偷翻拍的照片又一次拿了出来,照片是一个赤裸女人和魁梧男人的裸
体照,男人的体积足足是女人的两至三倍以上。那照片是从侧面照的,照片上的
女人俏生生的脸蛋黏著湿发埋在男人的肩头、看不清楚相貌,一个身高超过2米
的魁梧光头、浑身横肉的男人赤裸著的身体,黑皮肤男人拉著她的双手,要这美
丽的女人抱住他宽厚的肩头,然后捧著她屁股面对面的将她抱著站著。女人裸露
身体拥有诱人的曲线,纤细的柳腰和圆润修长的大腿,侧面上显露出丰满的乳房。
女人被抬高的腰部上还穿著一条肉色连裤袜,一条小孩手臂一样粗黑的肉棒正对
著女人的腿根一抖一抖,好像下一刻就要插入她的身体。“我的妈呀!” 虽然已
经看过,但是现在仔细看来,我还是再次被惊吓的打了一个冷颤,目瞪口呆的瞬
间冒起一身细密的鸡皮疙瘩。感到有点恶心的同时,我只觉得脑袋里" 嗡嗡" 着
响,头也好像一下就胀了起来,热血一齐涌上头部,呼吸一下就急促了起来,心
跳也急剧加速,这么长、粗的东西要是插进妈妈身体里,那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惊恐的冷汗直冒的我又开始胡思乱想,我讨厌自己这样,好像在偷窥妈妈的
隐私一样,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妈妈,感觉自己特别的坏。妈妈现在在坏人手上,
我却在看罪犯发来的照片。犹豫了一下之后,我还是把照片删掉了。希望张叔叔
能赶快救出妈妈!终于,在疲惫中翻来翻去的回忆著妈妈的的点点滴滴中,我还
是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两个月前……

  我叫李凯,今年十二岁,刚刚经过了小升初的考试,由于平时学习比较懒散,
虽然有些小聪明,但是心思都放在玩上了,我仗著妈妈工作忙,没时间管我,该
看漫画看漫画,该玩游戏玩游戏。结果没有考上,妈妈果然没有替我给高价学费,
让我只能在一所普通初中学校就读,用她的话说是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比好的学
校更重要。

  我爸爸在一家国企工作,去年被派到非洲大草原去搞建设援助非洲人民了,
要两年以后才能回来。而我妈妈柳雅是重点中学一中的英语老师,已经带了两次
毕业班的的她相貌出众、教学质量又十分突出,加上平时不论学生还是老师,待
人都礼貌温和,所以在同事和学生中都有著很好的口碑。

  妈妈结婚以前,曾在市刑警大队工作。那时候,她是队里公认的第一美女,
妈妈身材匀称,双腿修长圆润,在转行做老师后气质更是优雅大方,而且妈妈说
话糯糯软软的,让人听了有一种舒服柔软的感觉,一般人完全看不出她是之前是
从事刑警工作的。妈妈多年坚持不懈的锻炼让她看起来很年轻,有一次快递员来
我家送快递,竟将她当做我的姐姐。

  张叔叔是现任刑警队长,他是妈妈以前队里的好朋友,据张叔叔说,在妈妈
还没有认识爸爸的时候,是队里所有小伙子追求的对象,可是妈妈对他们并没有
超出同事的情感,而且妈妈在一次行动中和爸爸结识,并很快走到了一起,让许
多刑警伤透了心。之后在爸爸和家里多次的强烈要求下,妈妈和爸爸在有了我这
个爱情结晶之后,就离开了刑警队。

  虽然离开了刑警队,妈妈却时常和以前的同事们联系,经常出去吃吃饭、聊
聊天,有时候也会带我一起去。有一次妈妈为一个学生补课,抽不出空来照顾我,
就请张叔叔接我去吃饭。

  张叔叔照例又喝了点啤酒,不知怎么的聊到了妈妈,借著他酒兴,我偷偷地
问张叔叔,他是否也对妈妈动过心。张叔叔先是有些恼怒,可是在我的追问下,
他终于说了实话。「唉,其实呢……当时追求你妈妈的同事中,我是最积极的一
个,可是你妈妈,她似乎并不想找一个警察做丈夫,我们当时关系很好,可她一
直只是把我当成哥哥而已,后来她遇到你爸爸,我就更没有机会啦。」

  张叔叔回忆的时候,我就一言不发地听著,对于妈妈结婚之前的事情,我一
向很有兴趣,可惜的是妈妈从来不肯和我说这些,没办法,张叔叔就成了我的情
报来源。看得出来,过了这么多年,甚至妈妈已经和别人生下了孩子,他还是对
妈妈一往情深。

  「张叔叔,还有一个问题。」我突然抬起头。

  「什么?」张叔叔不经意地问,同时把杯里的酒一口喝光。

  「我妈妈……当时为什么离开刑警队呢?」我问出了一个困扰自己很久的问
题。「啊……你知道的,你妈妈人长得漂亮,又经过警校的专门训练,所以……

  她会在某些刑事案件的侦破过程中,扮演一些特殊的角色。」张叔叔有些喝
醉了,话明显地多了起来。

  「特殊的角色?」我脑中开始飞快旋转。「唉,比如乔装成女证人啦,又或
者是夜店小姐啊,经理秘书什么的。」张叔叔自顾自说著,浑然忘了他面前是个
只有十二岁的未成年人。我的心脏一阵剧跳,脑中浮现出妈妈穿著暴露的超短裙
和抹胸,坐在酒吧里自斟自酌,用妩媚的目光吸引犯罪分子的场景。

  「哎,其实呢,那都不算什么啦,你妈妈最厉害的一次,还曾被一群强奸杀
人犯劫持到一间破工厂里呢。」

  强奸?杀人?妈妈不会是被……我心里一阵紧揪。看到我惊诧恐惧的样子,
张叔叔哈哈大笑,又喝了一大口酒,说:「放心好了,你妈妈聪明著呢,那个团
伙的头目叫王仁,说起来也算狡猾得很了,可是最后还是被你妈妈和我们里应外
合,将他抓获。可惜……他的犯罪证据不足,我们没法判他死刑,不过终身监禁
嘛,应该也够他受的了。」

  我的妈妈居然还有这么一段英雄史?我不由得对自己的妈妈肃然起敬。不知
道怎么回事,自从那天开始,我偶尔在做梦的时候就会梦到被一群看不清脸的犯
罪分子追杀。然后在快要被追到的时候,妈妈就会出现,然后把他们打败,最后
笑眯眯的解救了我。到后来,梦境的内容慢慢变了,变成了我和妈妈被一群男人
追,然后她把他们都打的落花流水。不过每次妈妈都是胜利者。

  慢慢到了秋装上市,妈妈说我正在长身体,以前的衣服不太合适了,正好警
队的李阿姨来找她逛街,正好可以帮我添置几件衣服。李阿姨则看著跃跃欲试的
我说,她下午反正闲著没事,既然今天出来了,正好可以一起帮妈妈参谋参谋。

  我们来到学校附近新开的大商场,在位于三楼的服装商场经过近半个小时的
挑选,终于买了两件体恤衫,在我们正要下滚梯的时候,妈妈一不小心,竟将右
脚高跟鞋的鞋跟歪断了,没办法,我们只好扶著一瘸一拐的妈妈来到位于二楼的
鞋帽商场,买一双新鞋。我们来到女鞋部,李阿姨扶著妈妈一瘸一拐去挑鞋,我
便拿著我刚才挑好的衣服坐在一边试鞋坐的坐椅上玩妈妈刚给我买的新手机。

  左挑右挑都没有找到妈妈喜欢的,李阿姨眼尖,从旁边的货架上拿起一双金
黄色的鱼嘴高跟凉拖鞋,同样是细细的高跟,但脚面上只有一道金黄色宽宽的鞋
面,脚后跟和脚尖都露在外面,既舒服也很时尚。「这双鞋金黄色高跟凉拖鞋,
你试试。」

  「跟我今天的颜色不太配啊」

  「没关系,你试试我这个」说著李阿姨从包里拿出一双白色的连裤袜递给妈
妈。

  「这,在这里不太好吧。」

  「有什么,刚好你今天又是白色的连衣裙。很配的,听我的,没错。」

  妈妈犹豫了一下「小姐,你们的试衣间在哪里?」

  「抱歉,我们这里是卖鞋的,试衣间要走到过道那头。」

  ……

  妈妈伸手从李阿姨手上接过这只样式漂亮的金黄色高跟凉鞋,摸了一阵,自
语说道:恩,皮质还不错。小姐,这鞋有三十六号的吗?妈妈问一边的服务员。

  「小凯,你和李阿姨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换下衣服。」

  我正玩手机游戏玩的高兴,头也没抬的道,「好。」

  过了一会,李阿姨「真好看啊,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看啊。」

  「哪里哪里,这样穿是不是太那个了。」

  「没事,试试而已嘛。不信,你问小凯。」

  「小凯,你妈妈这样穿好看么?」

  我抬起头,看到妈妈坐在换鞋的长凳上,纯白色丝袜包裹的美腿修长白润,
可能是因为刚才扭了脚,为了舒服,妈妈还把自己的右腿搭到左腿上,两条纯白
色丝袜包裹的美腿重叠在一起后,丝袜右脚自然而然地挑起了悬在半空的金黄色
高跟凉拖鞋。

  妈妈直接把坏的鞋放到新鞋的盒子里,把新鞋直接穿在脚上,她这才坐直身
子对著镜子照了照,转身对我说:小凯,你看这双鞋好看吗?

  太美了!太诱人了!我的心狂跳,连呼吸都跟平时不太一样。因为连衣裙比
较短的缘故,又是高跟鞋配著美腿,这样坐著更显得妈妈美腿修长,一览无余,
换上金黄色高跟凉拖鞋的丝袜玉足,大部分裸露出来,高高隆起的脚弓和纤细的
脚踝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弧线,性感小巧的脚趾并拢在一起,显得灵巧且端庄。妈
妈因为脚崴了不太方便,所以只是在镜子面前坐著随便摆了两个姿势。这时几个
路过的男顾客眼睛都打不直了,盯著妈妈的腿挪不动了。妈妈发现有人在看她,
不动声色的拿起挎包,遮住了大腿上面多余露出的部分。

  呆呆的看著白色超短连衣裙下裹著白色丝袜的修长美腿,顺著灯光,我不由
自主的抬起头慢慢地一路顺著这双美丽的脚踝看了上去,那细滑如丝的小腿曲线
无法掩饰地柔美,那修长的大腿上被白色丝袜紧紧包住,我仿佛还看清了浅白色
丝袜上细密针织的丝袜丝线。脑子嗡嗡著响,我现在已经有点不能思考了。妈妈
好美,我此刻内心充满著自豪和对妈妈的爱,但又有点害羞,只有强压著上去抱
著那双美腿抚摸的冲动,假装低下头继续玩手机,尽量用平静的声音颤抖著回答
道,「还、还,还好。」

  妈妈这时并没有注意到我我表情的变化,她自然也不可能猜到我在想些什么,
她好像对这双高跟鞋也很满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的赞美让她心情大好,她
还反手撑著长椅,带著罕有的俏皮表情将白嫩的美腿的轻轻上扬了一下,笑著追
问李阿姨:喂,真有这么好?

  这时电话铃响不合适宜的响了起来,我看到妈妈很快从挎包里拿出了电话。
奇怪的是,电话铃一直在响,妈妈却没有接听。这时李阿姨脸上露出一副懂了的
表情,笑著对道「又是哪个追求者啊?是不是又是那个……」

  「死丫头,别贫嘴了,小凯在呢。」妈妈看了我一眼,飞快的打断了李阿姨。

  电话铃声固执的响著,妈妈朝李阿姨苦笑著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终于还
是接通了电话,声音却出奇的平淡,虽然仍是非常礼貌,语气中带著明显的防备
的意味「喂」。

  电话里隐传出一个男人兴奋的声音,却听不清楚在说什么。只听妈妈淡淡的
口吻:「哦,是张总啊……张总你好……你太客气了……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
……我?确实是没有时间……明天也不行啊……我确实是没有空……」这时旁边
正拿起双鞋好似在挑选的李阿姨,却终于还是没忍住的讥讽道:「癞蛤蟆想吃天
鹅肉。」

  看著妈妈挂了电话,李阿姨开玩笑的说道,「要不要我去警告警告他啊?」
妈妈则翻了翻白眼说道,「我不是小女生了,谢谢你的关心。」看著妈妈一副一
本正经的样子,李阿姨一下没忍住笑了起来,接著妈妈也笑了起来。

  「真拿你没办法,你等等我啊,我也要试试这双鞋。」李阿姨一边试,看著
妈妈还在揉著自己的脚踝,一边对我说道,「小凯,还不帮你妈妈揉揉脚啊。」

  「嗡……」这次是李阿姨的手机振动声了起来。这是谁呢?李阿姨急忙抓来
皮包,从里面翻出自己的手机,是队里打来的,今天是休假,一般休假的时候,
除非是很重要的事情,要不是不会有人打给她的。李阿姨走到过道一边接起电话,
一阵低语后,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攥著电话的手不由自主地一颤。「雅姐,有情
况,我要先回队里了。」

  「什么事啊?」妈妈虽然已经不在警队,但是还是忍不住问道。「王仁你还
记得吧,他的二儿子终于被抓住了,现在已经关进了市局看守所。张队让所有人
都回队里,之前不是有些证据缺失吗,他希望能借这个契机收集更多证据,让他
们一家得到应有的惩罚!」

  「哦,他那个侏儒儿子?」妈妈露出一丝轻蔑的表情,「好的,那你快回去
吧,老天有眼,终于让他也被绳之以法了,让他们一家到监狱里团聚去吧。」

  「嗯,雅姐,我先走了。」

  「嗯,小凯,跟李阿姨再见。」

  没想到这成了妈妈噩梦的开始……

  一周后,这天妈妈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迷迷糊糊中听到「得
……得……得……」高跟鞋撞击水泥地时发出的清脆响声,是妈妈回来了,虽然
隔著长长的回廊,但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还是非常清晰。接著一串钥匙开门
的声音传来。她带的是一个毕业班,现在已经是六月初,马上就要中考了,所以
妈妈这段时间一直早出晚归,回来以后也总是精疲力尽的,连一句话都没力气说
的样子。

  我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望向她,而她正好也看向我。原来是妈妈看到我房间灯
还亮著,过来帮我关灯。妈妈美丽的脸庞上满是疲惫,她掳了下裙子坐在我窗边,
双腿并扰斜斜地放著,转脸就看到旁边桌上放著一碗吃了一半的泡面,妈妈心中
一酸,爱怜的替我脑后塞进一个枕头。一阵香风,我闻到她的身体香喷喷的,柔
软而又有安全感。我蠕动了一下,本能的把头靠在妈妈温暖的怀里,轻轻磨蹭。

  「小凯,对不起,妈妈回来晚了」妈妈轻轻把高跟鞋踢到地板上,疲惫而饱
含歉疚地对我说。「没关系,妈妈回家了就好了,一整天都没看见妈妈,我好想
你……」我在妈妈的怀抱里撒著娇。

  妈妈叹了口气,在我脸上吻了一口,说:「妈妈也很想小凯啊,可是妈妈的
学生马上就要中考了,妈妈也要对他们负责啊,是不是?等过了这一段时间,妈
妈会有很长的假期,到时候好好陪一陪小凯,好不好?」

  「好……」我赖在妈妈怀里,慢慢睡著了。

  「唉……建军不在家,我现在又这么忙,真苦了这孩子了。」望著怀里熟睡
的我,妈妈略带酸楚地想。丈夫出国才一个多月,这样的日子还要熬将近两年呢
……妈妈哀怨地望著墙上的婚纱照。久旷的身体更加耐不住寂寞和疲倦的侵袭,
妈妈想著想著,眼皮也渐渐沉重了起来。

  「嗡……」忽然一阵手机的振动声响起。这么晚了,谁还会打电话来呢?妈
妈急忙抓来皮包,从里面翻出自己的手机,居然是张长宇打来的。妈妈低头看了
看,我正睡得香呢,便轻轻把我放在床上,光著脚轻轻来到阳台。



                   第二章 

我睡的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竟是在张叔叔的车里。张叔叔驾驶
着的警车,前排副驾驶坐着李阿姨,我则躺在妈妈的手弯里,和妈妈坐在后排。
好奇怪,怎么感觉气氛有些凝重似的,我偷偷睁开眼,车速好像有些快,车窗外
的街灯一根根的闪过。张叔叔表情很严肃,一直没有说话,李阿姨则在和妈妈低
声说着什么,好像是怕吵醒我,妈妈轻轻的把我的头拖住,和以往温暖的感觉相
比,今天她手臂显得有些冰凉。

  「……王仁一伙……迷晕了几名狱警……抢到一辆汽车,监狱……逃……」
听着李阿姨的讲述,妈妈的手好像一颤,我睡的迷迷糊糊,虽然被断断续续的细
语声吵醒过来,但在妈妈怀里,我有一种本能的安全感。后面的话语我就没有去
听了,随着警车在路面上有节奏的抖动,妈妈不自觉的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而
我则听着她的心跳,很快又慢慢进入到了梦乡。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是在李阿姨的办公室里。莫名其妙地走
出房间,一眼就看见李阿姨提着包子豆浆,登登登地从楼梯口转出来。

  「李阿姨,我怎么会在你这里?我妈妈呢?」我揉着眼睛问道。「哦,小凯
呀,你妈妈的学校里突然有事,需要加班,她实在照顾不了你了,就让你来我家
住几天。」李阿姨打着哈哈向我解释。

  「是这样吗?不对呀,妈妈以前加班都没这么忙呢,怎么连儿子都不要了?
而且这不是你家啊!」我一脸的不信,而且最近也没听妈妈这样说过嘛,难道李
阿姨觉得小孩子好骗吗。

  「啊……这个……因为要中考了嘛,学校这次下定决心,一定要学生考出好
成绩,所以就比平时严格啦,咦?你都这么大了,不会白天都要吵着找妈妈吧?
哈哈哈……」

  「谁说的?我才不是呢!」小孩子就是好哄,几句话就让我的注意力转移到
自己作为男子汉的尊严上来了。「李阿姨,妈妈现在在哪里啊?」我口里含着半
个包子,含混不清的问着李阿姨。

  「你妈妈现在旁边和张叔叔讨论工作呢,你不要去打扰他们哦,要不你妈妈
该说你不乖了!」李阿姨指了指隔壁的大办公室里的小办公室轻轻说道。

  「嗯嗯,我知道了……」李阿姨看着我似懂非懂的点着头,怜爱的摸了摸我
的头,「阿姨有点事先出去办一下,顺便一会给你带几本漫画书回来,你乖乖的
在这里玩,不要乱跑哦。」

  「知道了,李阿姨。」我不满大人总是把我当成小朋友来看,不过飞快的点
点头,装作立正听话的样子。李阿姨转身出去之后,我眼看一大早办公室里好像
还没什么人,一下就往张叔叔的办公室那边悄悄的凑过去。奇怪,妈妈现在都是
老师了,张叔叔有什么工作要和他讨论?

  我悄悄的凑到门缝前往里偷看着,张叔叔正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里,妈妈则
在他正对面的沙发上。「老李什么时候回来?」

  「建军啊?上周才给我打了电话,他们队马上要往非洲草原深处勘探,唯一
的卫星电话收归总工保持对外联络,他短时间内是联系不上了。」

  「哦,那也好,不要吓着他。他一个知识分子,保不齐吓成什么样。」张叔
叔的语气中透出一丝对爸爸的轻视。感受着张叔叔的一丝酸味,妈妈不动声色的
轻笑了一下,接着岔开话题,「好。哦,对了,这件事先别告诉小凯,孩子还小,
别吓着他。」  「嗯,不会的,我特意交代过小李,就说你要临时加班,不会
让他知道的。」张叔叔的语气里带着担忧。

  「哦?什么不让我知道啊?张叔叔是刑警队的队长,好多次看到他出门都是
前呼后拥的威风八面,难道还有什么他担心的事情吗,真是奇怪。」

  「难道是之前那个王二有问题?」妈妈反应非常快。

  「应该是,具体情况还要等调查了之后才能确定,狱长刚刚上报了市里,咱
们大队已经组成了特别小组,大家都认为,以王仁有仇必报的性格,他既然逃了
出来,就一定会去找你的麻烦,你现在已经不是警察了,又不能配枪,处境可能
更加危险,你……」

  我正偷听着,这时门廊里传来李阿姨和同事们打招呼的声音,我一下赶快又
窜到沙发上规规矩矩的坐好,装模作样的拿起一个包子认真研究起来。

  李阿姨进门之后直接进了张叔叔的小办公室,没过多久,张叔叔电话声突然
响了起来,接着他的声音就一下传了过来,「明白,马局,我们上午就会开案情
分析会,同时还邀请了柳雅同志一起参加。对,对,我明白……你稍等一下,我
这就去召集大家。」

  我看着张叔叔从办公室里出来,匆匆下楼去了。没明白,管他的,反正有事
有张叔叔解决,他可是警察,还有枪的,小孩子的心思总是很单纯。

*******************************************************************************

  在张叔叔和李阿姨给我带了很多最新的漫画书和游戏机之后,我就彻底被他
们「收买」了,不再一遍遍的问妈妈到哪里去了,每天几乎都是李阿姨来接我上
学放学,平常我和妈妈基本就住在了李阿姨家里,换洗的衣物也有她和妈妈替我
从家里带来。但妈妈总是回来的很晚,经常我还没起床,她就又出门了,刚开始
的时候还让我有些不适应。不过想起爸爸出门的时候叮嘱我,小男子汉要照顾好
妈妈,为了支持妈妈的工作,我还是没有闹着要找妈妈。只不过在一次问妈妈工
作什么时候忙完、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时,我从妈妈脸上捕捉到一丝之前很难在
她脸上展现的阴霾。

  其实我从他们日常断断续续的对话片段里,早就猜到了是有案件需要妈妈协
助,只是小孩子更多的时候都是服从大人的安排,况且还有漫画书和游戏机玩。
我也就乖乖的听从安排了。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个月,很快地中考也结束了,由于漫画书的原因,我跟
李阿姨混得更加熟络,可是回家的想念却也更加强烈。终于,在一个周末,我跟
着妈妈又到了张叔叔办公室,我看到局里的很多叔叔都到齐了,这应该是要开什
么重要的会议了。妈妈先和一群人都进到办公室,我则拉着张叔叔小声问起什么
时候能回家的事时。因为妈妈曾叮嘱过我,只管好自己的学习就好,其他的事情
不要多问,所以只好偷偷问张叔叔了。张叔叔则带着疲倦的神情道,「这个我要
和你妈妈商量一下。」

  看着张叔叔和后来的马副局长一头扎进会议室,会议开始了。马副局长的照
片挂在和警队的楼道里,所以我一眼就认出了他。我偷偷的凑到了一个窗户旁边,
那是我早上偷偷的拉开一个小缝隙,这样我就可以靠着墙,稍微冒点头就能观察
到会议室里的情况了。为了我的满足的好奇心,其实我也一直想知道是什么事,
让一向都很镇定从容的警察叔叔们如临大敌。

  「这位是之前专案小组的柳雅同志。」张叔叔介绍说。

  「哦,你就是柳雅同志呀!」马副局长上下打量着妈妈,还看了张叔叔一眼,
「听说你文武双全,曾经协助队里屡屡侦破大案。当年还是全靠你把王仁父子绳
之以法?」

  「从最近的布控情况来看,我们的侦查人员在柳雅同志身边一直没有发现他
们的行踪,同时根据在车站、娱乐场所,城乡结合部等多个怀疑地点逐一摸排后,
都没有任何发现。经过我们的分析,王仁一伙很可能已经逃离了本市,我们的一
级警戒可以解除了。」

  「我不赞成,」张叔叔的脸色有些难看,他之前已经和马副局长有过多次争
执了,争执的焦点就在于,是否继续对妈妈采取全方位的保护措施。

  马副局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严肃的道,「张长宇同志,不要感情用事!」

  张叔叔一时语塞,给李阿姨不动声色的使了个眼色,李阿姨会意,立刻接过
话头道,「从王仁过去的犯罪经历来看,这个罪犯具有很丰富的反侦察经验,而
且有仇必报,绝不会轻易放弃,以他的奸诈狡猾,一定还躲在本市周边,甚至是
市内的某个角落,伺机对柳雅采取报复行动,所以我认为,应该继续对柳雅进行
保护!」

  「可是……我们的警力有限,又要派人调查王仁的行踪,又要保护小雅,同
志们个个都累得筋疲力尽,再这样下去,大家都要累垮了……」刑警大队的赵副
队长没有看发言的李阿姨,而是看看张叔叔,又看看马副局长,为难地说。

  「柳雅同志,你怎么看?」马副局长枪口一转,对妈妈说道。妈妈微微一笑,
不卑不亢地说:「马副局长,我支持你的决定。我以前也是刑警队的一员,知道
侦破案件是多么辛苦,如今队里的同事也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大家为了保护
我一个人而劳神费力。」

  「可是……」张叔叔瞪着眼,想打断妈妈的话。妈妈不等张叔叔说话,继续
说:「王仁一伙的犯罪特点,可以不谦虚地说,在座的各位没有人比我更了解,
我有信心保护好自己,如果可能,我还要像十几年前那样,把他们一伙抓捕归案!」
妈妈的话语掷地有声,那美丽的脸庞上满是庄严的表情,连我都听出了她声音里
所蕴含的强大决心。

  「好!我相信你!」看着张叔叔一副脸红脖子粗的样子,马副局长揉了揉额
头,转过头对赵副队长说道,「既然蹲守没有起到作用,那么我们换个方式,小
赵,你把最近侦查人员掌握的情况来跟大家通报一下,我们来部署一下后面的工
作。」

  ……

  「小雅,你怎么这么冲动!」散会以后,张叔叔恼怒地对妈妈质问了一句之
后直接摔门出去了。

  李阿姨则看着马副局长和其他所有人都出去了之后,这才关上门把妈妈拉到
沙发上一起坐下来。「雅姐,你……」

  妈妈打断李阿姨的话,往外面望了望,我赶紧缩了缩头,过了一会妈妈的声
音才轻轻传了过来。「这么长时间的保护我本来就不合乎制度,这样下去,对他
会造成负面影响的!」

  「雅姐,难道你没有发现吗?张哥这样和马副局长唱对台戏,也是为了你的
安全。当然,你不要误会啊,我是说他那种一根筋的担心你出事,以我对他的了
解,你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他就算当上公安厅长都不会好受。」

  妈妈愣了愣,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柔声道:「小李,我知道他对我好,可
是……正因为这样,我才更应该为他着想啊,你看他,都三十七八岁了,连个女
朋友都没有,我要是再影响了你的前程,让我怎么过意得去呢?」

  「他……」

  「好了好了,」妈妈摆了摆手,不让她继续说下去。「老是等下去也不是办
法,不如引蛇出洞,我已经决定了,配合行动小组的抓捕行动。」

  *******************************************************************************

  断断续续又过去了几天,这几天我和妈妈回到了家里,张叔叔好像一直都在
跟妈妈怄气,很少出现了,但李阿姨则一直都跟我们在一起,据我猜测应该是张
叔叔专门让她来陪着(保护)我们,毕竟李阿姨是随身带枪的,我还亲眼见过。

  这天晚上妈妈在检查了我作业之后,让我一个人在卧室里先睡觉,然后她则
和李阿姨一起进了她的房间。由于那天我偷听了他们的会议之后,知道妈妈要配
合赵叔叔他们抓捕那个什么亡人,所以一直都很好奇,这家伙应该是穷凶极恶,
取个名字都取的这么奇怪。所以我预先就把妈妈房间里的座机分机悄悄拿了起来
并用一张报纸挡住,而我则在我卧室里的分机上竖起耳朵偷听她们的谈话。

  「雅姐,根据过往案史以及近期侦查人员的观察,这个郑老板和王仁之间应
该有比较复杂的关系,之前就是因为这个郑老板报案说王仁团伙敲诈勒索,所以
才会引起我们的注意,进而迁出他们整个团伙。后面的事情你都很清楚,照理说,
王仁他们越狱后第一个要报复的对象就是这个人,可是现在却没有一丝迹象。要
么他们真的不在本市了,要么……他和郑老板之间应该有什么猫腻。」

  「这点我同意,按赵副队长他们掌握的情况,这个郑老板的生意这几年发展
的也很迅猛,经侦队早就盯上他了,很多年前我也见过这个人,如果没有外力帮
忙,以王仁他们的今时今日的社会关系,不可能到现在都没有一点蛛丝马迹。」

  「嗯,十年期他们落网的时候,队里为了保护我的安全,并没有透露我的卧
底身份,所以王仁他们直到现在,有可能还没有洞察到我的身份。但是这并不是
这次诱捕行动的重点,用郑老板这条线,如果我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不论我的
身份有没有暴露,我相信他们都不会无动于衷。而且就算没有抓到他们,我相信
从他那里也不可能会没有一丝线索。所以,马局长的计划还是很有可行性。」

  「就是有些危险,你最近真得多加小心……」

  「嘘……」我听到隔壁的妈妈起身轻轻把她卧室的们关上,然后低声对李阿
姨说,「他们的犯罪伎俩我还是很熟悉的……」由于妈妈刻意压低了声音,我几
乎听不清楚。

  「啊!」李阿姨的声音充满了惊恐,「真是变态,他们……」

  「对啊,所以只是一想起他们那副色迷迷的样子我就恶心,真不想看见他们。
原想到他们一伙都被绳之以法了,没想到现在又被他们逃了出来,唉。」哦,原
来如此,我不禁想起妈妈之前说起王仁那个侏儒儿子的时候,难怪一起从未有过
的极度轻蔑的表情,那是得有多么痛恨和看不起的感受啊。

  不过听着她们的对话,我脑海里不禁自行勾勒出一个个穷凶极恶的歹徒的容
貌,心里也不禁对妈妈充满担心。也许老天听到了我的祈祷,一连一个来月,几
个歹徒还是没有一点踪迹,在多次暗中跟踪保护单独外出的妈妈都没有发现之后,
这下连张叔叔都开始有点相信王仁一伙已经逃到了外地。


[ 本帖最后由 荆棘之恋 于 2017-10-16 16:02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皇者邪帝 金币 +6 不管你是否接受 红包敬上! 2017-9-3 10:39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30
TOP

只有这点?没有后续吗?请告诉我撸点在哪?

TOP

完全找不到撸点啊!就太监了?求更新!快更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感觉这个情节是不是有一个差不多一样的?大概情节就是被监狱放出来的黑社会抓走受孕那个 ?》

TOP

是不是没有什么回复,作者就没有动力写下去了。想后续应该是妈妈成了性奴,但是还是抓住了罪犯

TOP

已上移

[ 本帖最后由 荆棘之恋 于 2017-10-16 16:00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荆棘之恋 金币 +6 不管你是否接受 红包敬上! 2017-10-16 16:02

TOP

这个在网上可以搜到的,但只有1到12章,再多的就不知道了

TOP

版主留言
荆棘之恋(2017-11-24 22:47):这里是转帖区,内容和楼主没多大关系……
楼主是不是在刷我们,这篇故事情节很吸引人,但是撸点没有出现,令人失望

TOP

不错,挺好的,谢谢分享,楼主辛苦了,不错的

TOP

好文章 好好看看 细细品味一下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1 18:33